第00006版:榕树谭
上一版3  4下一版  
 
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野趣野吃之石蟹

    野趣野吃之石蟹

    ■陈学辉

    林川,以河流为名。

    家住林溪水库库区,夏季,雨水常常涨到了稻田里。家的不远处就是从大坪横穿山谷的无名溪流。家的后面,是一条清清的沟渠,几经飞流,直接注入水库。所以,孩提时代的吃,我的第一印象是水。

    石蟹是水里最容易抓到的活物。它的样子跟河蟹差不多,最明显的区别是身体上没有那么多的黑绒绒毛,钳子上没有,腿上也不明显,这使它看起来相当漂亮。

    春夏之交是石蟹的繁殖季节。一场大雨过后,溪流漫溢,泥石翻滚,这时在溪流周遍的小路上走一走,都有可能见到那些横行的家伙。其中最可能碰到的是肚脐下面塞满了密密麻麻幼仔的雌石蟹,有的幼仔刚刚孵化,整个身体是几近透明的,有的还只是黄褐的卵。这时候的雌石蟹特别凶,万一被它咬住是死也不松钳子的,护犊之举尽心尽力。不过,这样的雌石蟹我们是不抓的。因为大人们有教诲,抓这样的石蟹是一种罪过。

    我们要抓的是壳大约有两三指宽的大石蟹。这样的大石蟹最狡猾,人老成精,蟹老也成精了啊,但它的味道恰恰也最美。狡蟹也有三窟,它们往往躲在大石头底下,石头与石头之间是互相连接的,底下有早被打通了来往的暗道,它们的颜色又跟周围石头差不多,假如它把腿脚卷缩起来,静静地伏在水底下,就几乎跟石头一般了,煞是难以发现。

    但是,最狡猾的石蟹也逃不过小伙伴的眼睛。蟹的洞穴处会留下蟹沙,这是它们打洞时拨拉出来的沙子,尽管可能也想化整为零,松松散散地被带到了洞穴的四周,但如果一个洞穴有石蟹进出,蟹沙是比较多的。小伙伴们便以此为线索,然后再想出各种方法直捣老巢。胆子大的,直接把细瘦的胳膊伸进了大个的洞穴,把石蟹逼到无路可退时,它们不明虚实,便会用钳子来试图把手推出去,这时只要把手再快速地捏住拿出就好了;聪明的,会找来石蟹爱吃的虫子等“零食”放在洞口不远处守株待兔,一俟贪嘴的石蟹出来,眼疾手快一把按住;蛮干的,可能会合几人之力挪开大石,或者用尖头的细铁棒捅出来。

    后来,我们发现,越是经常去抓的地方,石蟹越难抓,把石头翻个底朝天也没有大石蟹的影子,但是再把那块石头翻过来一次又可能会看到它。石蟹居然在和人类的较量中越来越聪明了,还懂得在翻动石头时随机应变,跟着水流的影子走动,来一招障眼法。而一些没有被我们涉足的小溪流支流处,石蟹又大又多又傻,我们自然多多光顾,并逐步扩大“狩猎领地”。

    抓到了石蟹,放在水桶里提回家,搁在锅里放点盐一蒸,或者油里一炸,美味无穷。孩提时代不懂得其中的韵味,也不可能在秋高气爽之际,一边赏菊一边啖蟹,只会把那些蟹腿都细细地嚼光,然后就听吃着石蟹喝着老酒的大人们的夸奖,美美地去了。

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  第00001版:要闻
   第00002版:最新闻
   第00003版:财富榜
   第00004版:百姓事
   第00005版:最新闻
   第00006版:榕树谭
   第00007版:车周刊
   第00008版:车周刊
致我们的所爱终将得救
又是一年蟹肥时
野趣野吃之石蟹
恋曲——致我的毕业班学生
瑞安日报 榕树谭 00006 野趣野吃之石蟹 2019-9-11 2